html模版虛商跌跌撞撞已過三年 分享通信或成“先烈”


■IT時報記者 孫妍

從2013年12月十傢企業獲得國內首批移動轉售業務運營試點資格至今,虛擬運營商在國內已經走過瞭三個年頭。

三年的時間不算短,但國內虛商們仍在經歷著“黎明前的黑暗”:批零倒掛致使經營困難、實名制工作落實不到位致使虛商成為通信詐騙重災區。最近,國內首批虛商分享通信陷入債務危機、隨時面臨破產,更是集中暴露瞭這個行業中存在的問題。

正式牌照何時發放、虛商何時能迎來黎明,現在都還是未知數。

分享通信已經半癱瘓

3月初,《IT時報》率先報道虛擬運營商分享通信陷入債務危機事件,拖欠員工三個月工資,業務陷入停擺,各地員工頻繁提交勞動仲裁。之後分享通信董事長蔣志祥公開表示,公司確實遇到瞭巨大的債務危機,急需支付欠款約1.64億元,並將原因歸結於二股東不願意現身解決問題。

當時,蔣志祥承認拖欠員工工資和社保,總額約1000萬元,同時他對媒體表示,80%的員工都同意通過債轉股的方式來解決。消息一出,分享通信員工群裡就炸開瞭鍋,“債轉股的事我們員工都不知道!”“是誰同意的?”分享通信內部員工向《IT時報》記者表示,由於大部分員工都不同意債轉股,所以這個方案已經暫停瞭。

其實早在2月28日,分享通信就在公司內部發出通知,稱發放工資有困難,除瞭勸說極個別人幫助公司渡過難關,同意其他員工離開公司,並承諾4月底前補發所欠工資。

看到這封內部公開信不久之後,方仁傑(化名)離開瞭分享通信,和其他自願離職的同事一樣,他拿到瞭一個月的工資和一張欠條。一位在職員工向《IT時報》記者反映,現在將近三分之二的員工已經離職,隻有160人左右守著研發、市場等重要崗位,但大多數在職員工也不到公司正常上班。同時,工信部要求分享通信停止發展新用戶、停止發售充值卡,分享通信的業務陷入瞭半癱瘓狀態。

分享通信陷入債務危機,也讓用戶受到牽連。最近分享通信用戶頻繁投訴,賬戶裡有錢卻被停機,想要銷戶卻打不通客服電話。分享通信回應說,隻要賬戶裡有錢,原則上是不會被停機的。但對方又解釋道:“由於分享通信欠運營商1.3億元,所以移動和聯通一度關停瞭一些賬號,如今移動欠款已經還上部分,號碼已經恢復正常,聯通還是每天限制開200個左右的號,要等到欠款還清後再全部放開。”

據記者多方瞭解,分享通信實際用戶數在五六百萬戶左右。那麼,分享通信一旦面臨倒閉,這部分用戶該由誰來負責呢?通信專傢項立剛表示,按照規定,應該由三大運營商來接盤其狗鮮食推薦轉售出去的號卡和用戶。最近,另一傢虛商蝸牛移動表示,有意接手分享通信用戶。

另據《IT時報》記者瞭解,去年4月分享通信所宣佈的收購尼日利亞電信運營商GiCell項目也已擱淺,此項目交易金額2億美元,如果成功分享通信將占GiCell八成股權。一名分享通信內部員工向《IT時報》記者透露:“當時上上下下都認為這次收購不靠譜,最後也隻付瞭一部分的收購款,現在項目已經擱淺瞭。”

差異化經營是必選項

分享通信陷入債務危機,有其自身原因,也有行業共性問題。因為在批零倒掛的現狀下,純粹做移動轉售業務隻能虧損,所以虛商們必須找到新的出路。

中國虛擬運營商產業聯盟秘書長鄒學勇認為,目前虛商應該著眼於差異化經營,用“管道+內容”的模式,將基礎通信服務能力貴賓幼犬飼料推薦加載到遊戲、音樂等主營業務中去。

阿裡通信就靠著虛擬小號業務,跟神州專車等網約車平臺合作,用戶下單成功後,乘客與司機都隻會看到170開頭的虛擬中間號,顧客的真實電話不再公開,除瞭顧客與司機外,其他人撥打無效。該號碼在行程結束後自動失效,確保顧客的隱私不會被泄露。這一做法竟然迅速地帶動瞭阿裡通信的業務。

最近首傢宣佈用戶量破千萬的虛商蝸牛移動則是將通信和遊戲這一主業融合,他們的思路是,蝸牛免卡用戶享受的遊戲福利會越來越多,就能夠推動通信用戶向遊戲用戶轉化;而隨著遊戲用戶的增長,蝸牛的遊戲收入不斷增加,來繼續反哺通信,進一步降低資費,從而吸引更多的通信用戶。

同時,早期虛商基於語音的紅利正在消失,虛商應該在流量經營上多下功夫。鄒學勇表示,以“流量銀行”概念創業的公司越來越多,大傢都意識到隨著5G時代的來臨,流量經營模式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虛擬運營商應該行動起來瞭。

牌照發放和實名制緊密捆綁

試點三年,正式牌照的發放一拖再拖,虛商們盼望著轉正後政策能更明確,企業方向能更明晰,那麼今年是否有望發放呢?在最近召開的2017中國虛擬運營商發展論壇上,工信部表示,結合實名制整改落實情況,出臺移動通信轉售業務正式商用的意見。意思就是說,牌照發放的時間點主要取決於實名制的進展。

對於虛商們來說,落實實名制工作的時間已經不多瞭,去年工信部就下瞭死命令,截止到2017年6月30日,沒有實名制的電話號碼將全部停機。

“實名制是虛商發展的紅線。”蝸牛移動相關人士表示,從啟動實名制落實工作以來,已經成立瞭100多人的暗訪團隊,投入瞭5000多臺二代身份證識別器,還引入瞭人臉識別系統。同時,蝸牛移動還和各地政府部門的反詐中心建立瞭合作機制。




鄒學勇表示,從整體來看,虛商實名制的進展較為迅速,投訴率已經從最初的60%降低到10%。“虛商應該抱團取暖,實名制落實不到位,一損俱損。”

但是,實名制的落實也給原本虧損狀態的虛商加重瞭資金壓力,據記者瞭解,配備一部身份證識別的機器至少要花費1000元以上,每次認證用戶身份還需要向國政通繳納費用,每個用戶幾近1元。

雖然虛商迫於成本壓力,實名制落實得很艱難,但在項立剛看來,有壓力才能淘汰一些不在做實事的虛商,把一開始就動機不良的虛商剔除出去。“有一些虛商是看準瞭牌照在中國通信市場環境下是一個稀缺資源,又或者更為直接,一開始進入的目的就是為瞭圈錢。”他說道。



本文來源:IT時報

責任編輯:白鑫_NT4464

紅貴賓飼料推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q3hxm9trf 的頭像
cq3hxm9trf

小啾啾的行家推薦

cq3hxm9tr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